足球比分球探即时比分直播:翟傳海:懷念村口的老堰潭

世界杯足球比分 www.lumwl.com.cn 2020-04-10 15:32:40 來源:龍騰南陽 點擊量:12164 分享到:

微信圖片_20200410153115.jpg

憶想起來,我老家先前也是一個“美麗鄉村”。那時,村里有百十戶、近千口人。莊上有打谷場、磨房、水井,還有一方老堰潭。

老家的村子坐落在河西,一個圈椅樣的山窩里。左右各有一條小山嶺,其后是一座漸次升高的山坡。各家各戶的宅院依山而建,整個村莊極像大型影劇院的看臺。

出村較為方便的大路(也只是可過牛車、架子車吧),就在村口的右前方、“圈椅”右扶手的坡嘴頭那兒。繞過坡嘴頭,就是一方大水塘。那池塘是挖土圍堰而成,村上人都叫它堰潭。

那堰潭開建于何時不得而知,但爺奶們講“先輩們建村子時就開挖了它”。那堰潭四方四正,有三四畝大。每個進出村子的人,都可以看見它。因為,堰潭埂就是出村的大路。

老堰潭上邊有道寬闊的山溝,據說早年生長有金釵(石斛),莊上人叫“金釵溝”。溝的盡頭是高大的大青石山嶺,嶺上有“天井(石井)”、“神仙路”。溝底有一二十畝旱地,旱地外邊是長長的黃土嶺,里邊就是麻骨石“圈椅”靠背。

老堰潭的南邊是一條從“天井窩”流下的小河溝。小河溝的溪水,就從西南角,長著三幾棵笨柳樹的地方注入堰潭。水深時有一人多,水欠則引灌,水滿則閉之,從不干涸。

老堰潭是村子大牲畜的大茶碗。一年四季,村中的驢、牛大牲畜,都要每日到堰潭飲水兩次。驢、牛們前腿剛剛涉入潭水,便“吱吱”地海飲起來。以至于我第一次看到時,曾擔心驢、牛們,會不會一口氣把一潭水飲干。時至今日,想到它們飲水,總能聽到急急的“吱吱”聲。

老堰潭是村子的大洗盆。老堰潭的主要功用并不是灌溉田地,而是供全村洗刷家具、澆灌樹木,及至和泥脫胚、蓋房起屋等。平日里,村里人下地干活回來,總要先拐到村口的堰潭洗刷一番。洗去滿身的泥土,淘凈挖回的野菜、豬草。

老堰潭是村子的大漚坑。日常,哪家收割了新麻、新伐了做家具的木料,都要先把它們沉到堰潭里浸漚一陣子……

村人約定俗成的有“三不準”,即不準在塘內洗澡(當然管不住小孩們),不準在塘內洗衣服(尤其是小孩尿布、大人內褲)、不準向塘內傾倒垃圾。

雖然村人有約定俗成的“三不準”,但鵝們鴨們才不管這些,好像這村前的老堰潭就是它們的家。玩野了的鵝鴨,似乎沒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,它們能在堰潭里瘋玩一整天。玩累了腦袋往翅膀下一拱,就浮在水面上睡起覺來,幾乎沒有想家的時候。

雞還好一點,到了天黑,大多都會自個歸宿兒。而鵝鴨則不然,不攆叫,它們向來不知自個兒回家。不回家不打緊,打緊的是黃鼠狼和偷鴨賊,可是要在夜晚下手的。于是,每日天一擦黑,各家的小孩兒必做的第一任務,就是去堰潭攆叫自家的鵝鴨。

鵝鴨們呢?自家的小主人來攆叫,它們也不買賬。往往是這邊攆了游那邊,那邊攆了跑這邊。越是撿了石子、土坷垃搉,它們越是游的歡實。很多攆叫鴨子的孩子們,有很多回就蹾在堰潭埂上吭吭大哭。

堰潭埂靠莊子的一端,長著一棵高大的鬼柳樹。鬼柳樹下就是村子唯一的深水老水井。樹冠像一頂展開的大傘,樹蔭照著整個水井和半個堰潭。夏日里,村上人出工或外出回來,都要拐到老井旁,痛飲幾碗井拔涼水,而后再涼快一陣子。更有甚者,會端了飯碗到水井旁的樹蔭下吃。

老堰潭最熱鬧的時候,是每年的春節之前。那個時候各家,都要自家的屋里人(家庭主婦)或孩子們,把坐了一年的桌椅板凳、蓋鍋的鍋拍子(草莛軋制或木板合制的鍋蓋),及其藏了很久的蘿卜白菜等,都拿到這堰潭洗刷一番。不見紋路的桌椅板凳、鍋拍子(過去家具多不上漆),經過一番浸泡、洗刷,總能干干凈、白白亮亮。蘿卜白菜雖然還要再用井水淘洗一遍,但它們已經一清二白了。

新年總是美好的,雖然天氣有些寒冷,但為迎接新年而洗涮的,大人小孩兒總是格外地開心。大人小孩兒一開心,整個堰潭和水井也就跟著熱鬧起來了。

一年四季,除了寒冬臘月冰封之時,村口的堰潭就像皮影戲的白色幕布,時時倒映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各樣影像:有學生上下學的,有村民抗著镢頭、犁耙出工的,也有驅趕著牛羊、撬著裝滿紅薯斷秧、青菜葉子等雜草,也或大倭瓜小紅薯籮筐走回村子的。偶爾還有騎車串戶的干部、挎包提籃走親戚的……總之,只要有人從堰潭埂上走過,那堰潭便顯得格外活躍和歡喜。

如果說奔騰的河流屬于山野,那老家村口平靜的老堰潭則屬于家園。村口的老堰潭是一個村莊,四大基礎設施(水井、堰潭、磨房和牛屋)之一。沒有堰潭,村莊的房屋、院落、樹木、牲畜,乃至一應的家具等,便不能順利的誕生和完好的存活。所以,沒有堰潭的村莊算不上完整,或完美的村莊。

如今,進村的大路雖然在“村村通”中硬化了。但由于“釘子戶”的阻撓,那所謂的大路像搐竄(蚯蚓)找它娘一般惡心死個人。村口的老井找不到了,老堰潭也不知何時被何人填埋了,成了雜亂村莊的垃圾坑、停車場。而先前上千口人的村莊,卻變成了空巢,幾乎人跡罕至。

關于進村的大路變成蚯蚓路、蚰蜒路,阻擾的“釘子戶”說“我家的地給了大家,誰會記著?”但我卻想起當下很流行的一句話:“人家待客你隨了禮,人家不一定記著。但你若沒隨禮,人家會銘記一清的?!倍?,那惡心死個人的蚯蚓路、蚰蜒路,就一直擺在那。人們一定會,見一次“嘮叨”一次的……

懷念啊,村口的老堰潭!你一如奶奶的眼睛,慈祥地望見過荷鋤晚歸的祖父,歡喜地看到過母親過門的花轎;你一如母親的目光,殷切地盼望過歸來的兒女,也熱切地迎接過遠到的來客;你一如村莊的老娘泉,哺育了數代村民,也滋養過整個村莊!

翟傳海,中國散文學會、中國散文家協會、中國金融作家協會、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

分享到: 編輯:韓冰

相關新聞

{ganrao} 打广东麻将 黑龙江11选5选3走势图 黑龙36选7 湖南幸运赛车 有坂深雪2019 资料简介 什么是权重股票 36选7 规则 天津麻将手机版下载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 江苏十一选五时时彩 三分pk拾规律 搜狐足球指数中心 四川麻将上下分 股市大盘技术分析 财神到捕鱼机捕鱼技巧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规则